小莉,今天晚上你妈妈不回来了,你先去洗澡吧”“好的, 爸爸”。 陈小莉,有着迷人的身材和娇好的相貌, 却由于性格内向一直是独来独往,很少和男孩子有过什么接触。 陈小莉正在洗澡,从客厅里传来了一阵阵呻吟的声音, “啊……啊用力……不要停……”。 听到这个声音,她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爸爸又在看那些东西了, 真讨厌”可不知为什么心里虽然有些反感,生理上却不由自主的有了一些反应。 她觉得小穴里面痒痒的,手中的喷头也向小穴喷出了一股股水柱, 快感立刻传遍全身另一只手也轻轻地揉搓着自己的阴蒂, 口中发出了欢愉的呻吟。 突然,门开了,,陈天明出现在门前,“小莉, 你在干什么?”陈天明有些生气得说。 小莉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吃惊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我我没干什么。 我只是听到电视里面的声音,下面有些痒。 爸爸,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陈天明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 小莉,你们上学时没教过这些吗?”“没有”“你想不想学呀, 爸爸可以教给你”“爸爸我怕我学不会”“没关系, 很容易的”“好的”小莉羞涩的点了点头。 陈天明抱起自己可爱的女儿,来到卧室, 将她轻轻的放到床上。 “小莉,爸爸先给你上第一课,《男性生殖器官》”。 说完他脱掉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自己的大阳具, “小莉这就是男人的东西,你过来帮爸爸舔一舔,”小莉听话的跪到爸爸面前拿起爸爸的大阳具, 轻轻地舔着。 陈天明感到了一阵阵的快感,自从妻子年过四十, 变得性冷淡起他就很少和女人接触。 每天只能靠看A片、打飞机来发泄,对于他这样一个年富力强的男人来说, 真是一种折磨。 今天终于得偿所愿,可以好好爽一爽了, 这可是自己的女儿啊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乘女儿,用力,把它含到嘴里,用牙齿轻轻地咬, 使劲的舔你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舌头。 对……就是这样”。 小莉卖力的为爸爸服务,阳具也越来越大。 小莉想到了A片上的那些镜头,越加卖力的舔着。 陈天明突然大喊一声: “小莉,我不行了。” 他抱着女儿的头一阵勐烈的抽插,只觉得马眼一紧, 一股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射在小莉的脸上,嘴里和少女美丽的乳房上, 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小莉的嘴角流了下来。 小莉舔着阴茎上残余的精液, 对陈天明说: “爸爸, 这就是精液吧”。 陈天明微笑着摸着女儿的头说: “小莉, 你真聪明这就是男人的精液。 好了,第一课上完了,爸爸给你讲第二课《女性生殖器官》”。 “爸爸,不用了,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我偷看你的A片,对这些事已经有些了解, 我非常想试一试我不喜欢那些男生,我想把我处女给我的爸爸”陈天明听到这些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兴奋地捏了一下小莉的乳头“乘女儿,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 来,躺到床上,把腿分开,现在该爸爸为你服务了。” 小莉躺到床上,分开双腿,少女的处女地在陈天明面前一览无遗。 阴阜上长着柔软、稀疏的阴毛,因为刚刚洗过澡, 小莉的阴户更加的鲜嫩就象是清晨待开的鲜花。 陈天明迫不及待把头深深的埋在女儿的大腿间, 将两片大阴唇轻轻地翻开鲜红的小阴唇中是少女未被探索过的桃源洞, 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处女膜。 “小莉果然是处女”陈天明暗自的想,“她果然没有骗我, 这下我可要让她好好的爽一爽了”。 他轻轻地舔着小莉的小阴唇,沿着小阴唇慢慢的绕圈, 刺激着每一个敏感的地方舌头向上移动,触到了阴蒂。 小莉感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未经人世的她又怎么能经受的住父亲的爱抚呢, 她觉得阴道里一阵紧缩爱液从阴道里流了出来。 陈天明把嘴紧贴在阴道口上,用力地吸着, 一点不落全吞了下去。 他躺到小莉的身旁,吮吸少女的乳房,手也在不停的爱抚着小莉的阴蒂。 小莉的口中发出了“啊、啊”的呻吟声: “爸爸, 我受不了了里面太痒了,你快插进来吧”“别着急, 爸爸一会儿会让你爽的”。 陈天明的手指插到女儿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小莉被挑逗的浑身发抖淫水从阴道里汩汩的流出来, 流到了床上整个阴户都被淫水浸湿,就象清晨的露水。 陈天明见时机已经成熟, 对女儿说: “小莉, 爸爸要开始了你可不要怕疼,忍一忍就没事了”“爸爸, 你来吧我早就忍不住了”。 陈天明把女儿的腿放到自己的肩上,大肉棒顶在阴道口, 轻轻的磨着。 “爸爸,快插进来,我受不了”。 他抓住小莉的肩膀,用力向前一挺,大肉棒整根没入了女儿的阴道。 小莉只觉得阴道里一阵剧痛, 她大喊着: “爸爸, 好疼不要弄了,疼死了”“乘女儿,你忍一下, 待会儿你就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的”。 处女的阴道果然与众不同,小莉的阴道紧紧地夹着陈天明的大肉棒, 他兴奋的拼命抽插每一次都用尽了全力,如果不是刚才已经射过一次, 恐怕陈天明已经缴枪投降了。 慢慢的,小莉感觉疼痛减轻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有一点儿痒, 有一点儿痛又有一点麻,各种感觉混合在一起的感觉。 她轻轻挺动着臀部迎合着大肉棒的抽插, 阴道也一收一放地伸缩刺激着陈天明的大肉棒, 嘴中发出了愉快的呻吟。 陈天明发现女儿的变化,知道她已经初步体会到性爱的乐趣, 便放慢了速度九浅一深,六浅一深的抽插起来。 初尝禁果的小莉在父亲的挑逗下淫性高涨, “啊啊……用力……用力啊……爸爸,你真棒……大肉棒真好……用力……”。 她兴奋的浑身颤抖,双手紧紧抓着父亲的胳膊, 混和着处女血的淫水从阴道里汩汩的流出来流到了床上。 陈天明在女儿的刺激下异常的兴奋,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每次都深达子宫勐烈地撞击着小莉的花心。 “啊……啊……太爽了……不要……不要……不要停……用力啊”“快点儿……再快点儿……爸爸你真棒……我要爽死了”整个屋子里充满了淫声浪叫, 弥漫着男女性交的气息陈天明已经成为一个性交机器, 他不知疲倦的向前冲击两人的下体互相碰撞, 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爸爸……你顶得我好爽……花心爽死了……继续……”小莉如同一个荡妇淫娃, 大声的浪叫拼命挺动着屁股,让大肉棒更加的深入。 “爸爸,我要丢了……我快不行了……”陈天明紧守自己的精门, 他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个美妙的时刻。 “爸爸……用力……用力插我的小穴……使劲干我……快”。 大龟头被阴道里的嫩肉挤压着,紧紧磨擦着大肉棒, 强烈的感觉刺激着陈天明的中枢神经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欲仙欲死。 “女儿,你的小穴好会夹……真爽……”“我要丢了……好舒服……爸爸你真好……你插得我爽死了”勐然间, 阴道里剧烈的收缩一股阴精从花心深处喷了出来, 浇在大龟头上。 陈天明全身一颤,他赶忙收缩全身的肌肉, 将马上就要射出来的精液压了回去。 小莉软软地躺在床上,回味着那幸福的一刻。 陈天明躺到女儿旁边,爱抚着女儿的乳房, 对她说: “小莉爽吗?”“爸爸,我太爽了, 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当她发现父亲的大肉棒依然坚挺的时候 对陈天明说: “爸爸你怎么没有射呀?”“傻孩子, 我刚刚射过哪有那么快就射第二次呀。 你还想再试试吗?”“爸爸,我还想要”“好吧, 好女儿”陈天明暗想: “这可真是食髓知味”。 他抱起小莉,让她跪在床上,双手扶着床, 屁股撅得高高的。 看到小阴唇还有些红肿,阴道口微微地张开, 好像在召唤陈天明的大肉棒。 陈天明的欲火再次被挑起,他扶着女儿雪白的屁股, 挺起大肉棒缓缓地插入了女儿的小穴,慢慢地抽送, 充分体会处女的小穴带来的那种感觉。 这种姿势不禁让小莉想到了街上的野狗, 新鲜的味道刺激着她的性慾屁股向后顶着配合着父亲的抽插。 在“狗交式”的刺激下,小莉的性慾达到了最高点, 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坚挺的乳房也不禁微微晃动 陈天明趴在女儿的背上卖力的干着两只手抓住坚挺的乳房倒台劲的揉捏。 小莉在父亲的双重刺激下,兴奋的四肢百骸悸动不已, 大肉棒顶得她的花心爽快透顶嘴中发出令人心动的叫声, 大肉棒“卜滋卜滋”的插穴声连绵不绝。 “爸爸,你太棒了……这个姿势太好了……你好会插穴……插的你的女儿真舒服……我不行了……我又要丢了……”“乘女儿, 我也不行了……我们一起吧……”小莉全身痉挛 花心里射出大量的阴精。 陈天明的龟头被阴精一烫,再也坚持不住了, 一阵勐烈的冲刺之后他只觉的浑身一阵舒畅, 精门大开精液“卜、卜”的注满了整个阴道。 小莉无力的趴在床上,陈天明趴在女儿的背上, 任由肉棒在小穴里慢慢的变软变小。 他深情地吻着女儿的双唇, 对小莉说: “乘女儿, 你舒服吗?爸爸今天爽死了”。 “爸爸,我今天太开心了,以后小莉要一直陪着你”“好孩子, 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今天我们一起睡吧”。 浑身无力的陈天明抱着青春的肉体与自己的女儿一起进入了梦乡。